日照律师徐辉

新闻动态

主页 > 热点关注 > 新闻动态 >

民间借贷纠纷中“现金交付”的举证及认定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19-05-14 16:15 点击:
  民间借贷纠纷中“现金交付”的举证及认定
 
  作为普通老百姓,刑事犯罪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只存在于新闻中,而民事纠纷中最与我们息息相关的就是借贷纠纷了,日常生活中难免要与他人发生借贷关系,不是债务人也会成为债权人,关于“借条”与“欠条”、“还”与“还”、“借”与“借到”等等容易引起歧义的地方已经有了许多梳理与对策。在发生民间借贷纠纷时,主要要收集整理的证据除了借条就是资金往来的凭据了,资金往来的凭据最清晰的就是银行流水,此外随着支付工具的日益增多与发展,支付宝转账记录、微信转账记录等也可以证明资金往来,然而现实生活中,会产生借贷关系的双方往往是关系不错的亲戚或朋友,在发生借贷关系的当下不会考虑风险问题,资金也常常会以现金支付,在日后发生借贷纠纷时就难以拿出有力证据,被反咬一口借贷关系不存在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本文希望通过案例,来梳理一下实践中现金支付发生借贷关系纠纷时存在的几种处理方式,分析该种情况下该如何举证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民间借贷纠纷中“现金交付”的举证及认定
 
  一、关于举证责任分配的标准
 
  民事案件最基本的举证原则就是“谁主张谁举证”了,总的来说,最高院对民间借贷纠纷举证责任分配掌握的标准是:债权人对借款合同订立及款项交付两项事实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债务人主张债务(本金、利息)已归还的,承担相应举证责任。由于一些民间借贷案件案情复杂,法官应根据案情灵活分配责任(如对借条真实性存有疑议,可通过鉴定借条真实性、签名真实性等手段来推动解决)。
 
  (一)案例简介
 
  先来看两个现实中的案例。第一个案例是朱某与某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这个案例中法院认可了朱某作为债权人通过现金支付方式与某公司形成了借贷,但一审法院在原告朱某已经证明存在借款关系及借款事实的情况下,将某公司所欠“款项尚未归还”这一事实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了原告朱某,使朱某在一审中获支持的数额远远低于其所诉求的数额。在该案二审过程中,最高院指出,“借款尚未归还”属于消极事实,出借人无法举证,一审法院将某公司“尚未归还欠款3700万元本息”的举证责任分配给朱某,并判令其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属于举证责任分配不当。在二审法院重新分配举证责任后,案件的结果呈现了根本性改变,朱某在一审中获支持的数额不到其所要求数额的七分之一,而二审判决则支持了朱某的全部诉讼请求的数额。
 
  第二个案例是赖某与黎某的民间借贷纠纷再审案,一、二审均认可了黎某与赖某之间成立借贷合同关系,被告赖某不服,认为一审、二审法院仅仅凭借“借条”就认定二人之间存在借款事实不当,提请再审。最高院对于此案的态度是:在自然人之间的现金借贷关系中,结合惯常的交易习惯,贷款人提供了借条,一般能够认定其完成了借款合同成立和生效的举证责任;借款人如果否认贷款人的主张,可以提出抗辩并提供证据予以反驳,这样比较有利于平衡贷款人与借款人的利益。换句话说,也就是原告黎某提供了借条就已完成了对借贷关系成立的举证,被告赖某可以提出抗辩,但应提供证据予以反驳。本案中,赖某承认黎某持有的借条是其亲笔书写的,而且借条明确载明赖某向黎某借入的是“现金”500万元。虽然交易数额巨大,但并不能以此为理由加重债权人黎某的举证责任,反而是债务人赖某,其主张并没有收到借款,却出具了数额如此巨大的借条,不符合生活常理,因此法院最终支持的还是黎某的主张。
 
  (二)举证责任的分配
 
  根据民事诉讼的基本举证责任原则以及司法实践,可以总结出,民间借贷纠纷举证责任的分配的基本原则是,出借人对其现金交付的主张举证,借款人对其否认的主张举证。具体来说,即出借人主张出借款项系现金交付,借款人否认的,出借人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出借人就借款的交付完成初步举证后,借款人对其出据的无瑕疵的债权凭证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提供证据证实的,出借人无须再行举证。出借人对其现金交付的出借款项举证是基于“谁主张谁举证”的大原则,出借人提供的债权凭证无瑕疵,则其举证就初步完成,借款人对此凭证不认可,但无法提供证据或合理解释的,也不会继续加重出借人的举证责任。
 
  借款人主张现金还款,出借款人否认的,借款人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这也是基于“谁主张谁举证”的大原则,而且符合公平的原则,让借款人自己对此举证显然更符合常理,也更容易实现,而让出借人对借款人的现金还款进行举证,不合理且增加了举证的困难度。
 
  二、关于现金交付的举证
 
  (一)案例简介
 
  关于现金交付的举证也有两个案例供参考。第一个案例主要事实是,A公司与B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A公司承包B公司开发的工程中部分建筑工程的施工。该工程于2007年12月27日全部竣工交付B公司。闫某、B公司和A公司分公司签订《协议》,其中约定:2007年6月-2007年12月B公司向闫某个人借现金(用于项目周转)17943489元,两项合计为34506566元。经B公司和A公司分公司、闫某三方协商,同意用该工程的房子抵付工程款及借个人现金,全部顶工程款及个人借款的房子由B公司协助A公司八分公司及闫某销售,销售税及相关销售费用由B公司承担,所售房款打入A公司分公司和闫某个人指定账户。2009年9月5日,A公司和A公司分公司向B公司出具《债权转让通知》,将其对B公司享有的上述工程款16563077元债权,转让给闫某。2009年9月25日,B公司将其位于银川市的某房屋抵顶给闫某,并办理了产权过户手续。B公司主张抵顶价格为2259540元,闫某认可该房屋单价为3500元/㎡,抵顶价格为1757420元。2008年9月26日,经闫某签字同意,B公司将工程中的8套房屋抵顶给案外人马某。B公司主  张抵顶价格为2090532元,闫某认可该房屋抵顶总价为1158961.60
 
  元。2009年9月30日,B公司将5辆轿车抵顶给闫某。
 
  在本案中,在出借人提出相应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及借贷内容,并就借款用途、资金来源、交付细节等进行合理陈述的情况下,借款人否认借贷事实和借贷关系,应当举证推翻出借人的证据和主张,或者就其反驳主张提供相应证据。借款人不能完成上述举证责任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庭审中,被告否认收到前述款项,而原告则详述了借款用途、资金来源、交付细节以及借款动机等情况。而在上述理念的指引下,法院最终认可了原告的诉求,并对现金交付借款这一事实给予确认。
 
  第二个案例主要事实为,姚某与某书店签订了一份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约定某书店向姚某借款人民币2800万元,借款期限为二年,按季度还款。若某书店逾期十天仍未清偿姚某的全部本金并支付利息和违约金,姚某有权申请执行某书店的所有抵押资产。该借款合同经公证后具有了强制执行效力,某书店放弃抗辩权。之后,某公司与某书店、姚某签订《协议书》,该协议约定:某书店欠某公司债务,已由法院强制执行,某书店提出和解还款,某公司同意。某书店偿还某公司2000万元欠款,姚某同意借给某书店2800万元,其中1300万元某书店委托姚某支付给某公司,余款700万元,某书店保证在3月底还清。姚某代付1300万元后,某公司向法院申请解除查封某书店的房屋。某公司协助姚某将解封后的房产办理他项权利登记。同日某书店向姚某出具付款委托书,要求将借款中的1300万元支付给某公司。同日,姚某委托一家典当公司,将其借给某书店的2800万元请该司代为支付,其中转账2500万元,现金300万元,其中转账中1300万元依某书店的委托直接支付给某公司。因某书店未按约支付利息,公证处作出《执行证书》,主要内容为:执行标的为人民币35227733.33元及实现债权所支付的全部费用。
 
  争议点为,姚某称出借给某书店的的款项为2800万元,其中300万元为现金支付,而某书店辩称所借到的款项为2500万元,法院就该300万元现金支付的借款是否属实展开法庭调查。对于该300万元,虽然姚某没有直接证据,但可以提供某书店出具的收条、公证处对借款合同出具的公证,及涉及到某书店抵押房屋的另案生效判决都确认了这300万元借款的真实性。结合各证据之间的关联程度,并结合姚某的支付能力等因素,法院认为姚某提交的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能够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可以证明其已向创新书店全额支付了双方争议的涉案300万元现金。
 
  (二)现金交付的证明标准
 
  关于借贷关系中现金支付的证明标准,主要有三种情况:
 
  一是,出借人主张出借款项系现金交付,借款人否认的,出借人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证明标准为高度可能性,即出借人需要提供证明力度较强的证据才可以证明其主张。但有几个例外情况,即,出借人就借款的交付完成初步举证后,借款人对其出据的无瑕疵的债权凭证不能作出合理说明或提供证据证实的,出借人无须再行举证;如果双方或一方都认可有现金交付,或有证据证明双方有现金交付的交易习惯,出借人对“现金交付”的证明标准为一般可能性;出、借双方形成结算协议的,出借人无需就交付问题再行举证;借款人的行为严重违背诚信的,即便法官基于自由心证,内心确信案涉现金不存在真实交付的事实,也不能根据经验推衍得出的结论推翻业已被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
 
  二是,借款人主张现金还款,出借款人否认的,借款人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证明标准为高度可能性。若借款人主张已现金还款,但出借人所提供的资金往来凭证与收款记录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的,借款人无法提供达到高度可能性的证据进行反驳的,法院应不予采信。
 
  三是,出、借双方证据都达不到高度可能性时,应以优势证据原则判断。如双方所能提供的证据极为有限,无法凭现有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法院可以根据借贷关系产生的背景、出借方的支付能力、借贷双方的交易习惯、借贷双方的亲疏关系、履行行为等诸多因素进行调查,综合判断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的举证,依据更有优势的证据来认定借贷关系的存在与否。
 
  四、结论
 
  笔者认为,“谁主张,谁举证”是民事诉讼的基本证据规则,民间借贷纠纷中关于现金交付的认定也不无例外,法院应首先根据实体法的规定合理分配举证责任,然后依据程序法的规定,对证明标准作出明确规定。关于现金支付的认定又比较特殊,当事人往往很难提供直接证明存在现金支付的证据,这就需要法官运用自由裁量权,通过逻辑判断与日常经验总结,综合考察包括出借人支付能力、双方关系、双方交易习惯在内的种种因素形成内心“确信”,通过内心确信加以裁量。本文仅简单梳理了关于民间借贷纠纷中现金支付的举证责任分配及证明标准,希望能对于处理此类问题有所帮助。

  联系人:徐辉律师

   电话:18963038057

  地址:办公地址1:日照市岚山区创胜建材大厦四楼 山东德与法律师事务所 。 办公地址二2:日照市东港区贵和大厦7楼山东德与法(日照)律师事务所

手机站二维码
Copyright © 2012-2019 徐辉律师 版权所有